五分彩开奖结果欢迎您的到來!

2014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年度展——對話楊劍平

2014-11-06 09:17:57  來源:群賢藝術網

DSC_0138.jpg

  “造型的方位——2014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年度展”已于10月31日在上海市寶山區上大路99號上海大學美術學院美術館隆重開幕。此次展覽特邀了來自京津寧蘇滬杭穗臺等與學院當代造型探索相關的十八位藝術家參加,他們是來自中央美院的武藝、梁碩;來自清華美院的李象群、白明;來自天津美院的譚勛;來自南京藝術學院的毛焰;來自中國美院的張克端;來自上大美院的秦一峰、孫小平;來自上海的著名藝術家申凡、何賽邦、計文于、朱衛兵;來自蘇州的著名藝術家虞村;自上海移居北京的巨幅山水畫家徐龍森;在臺灣上海兩地生活創作的鄭在東;自中央美院畢業留京的年輕職業藝術家厲檳源;畢業于廣州美院的著名青年畫家段建宇。本次年度展還同時展出兩個特別項目,一個是湖北美院畢業的著名藝術家史金淞主持的個人項目“淞藝博”;一個是由原浙江美院畢業的著名藝術家耿建翌等組成的團隊項目“想象力學實驗室”。一同以“方位”一詞探究當代語境中的造型語言的多元變化和連接文化歷史資源的可能。

  本次年度展策展人李曉峰教授主持了開幕活動,上大美院院長汪大偉先生代表年度展主辦單位致辭,年度展展覽總監楊劍平、年度展學術研討會批評家代表賈方舟先生、年度展藝術家代表史金淞分別上臺發言。眾嘉賓及參展藝術家為2014年度展舉行了隆重的剪彩儀式。

  開幕當日舉辦了年度展學術研討會。研討會由年度展策展人李曉峰主持,上大美院副院長楊劍平教授在研討會開幕式致歡迎辭。與會的批評家有中國批評家論壇輪值主席、秘書長、中國批評家網站主編賈方舟,著名藝術評論家、策展人陳孝信,著名批評家、策展人楊衛,《上海文化》主編、著名批評家吳亮。東方衛視、解放日報、新民晚報、富世、雅昌藝術網、中國貿易報·藝術周刊、藝術當代等媒體記者、美院年度展參展藝術家、上大美院教師、學生、在滬的上海藝術家、文化藝術界友人共享了這場視覺藝術盛宴。

  針對此次年度展覽活動,《中國貿易報·藝術周刊》記者特約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副院長楊劍平教授(以下簡稱楊)以及著名批評家賈方舟先生(以下簡稱賈)進行了一次訪談。

DSC_0156.jpg

  對話楊劍平(一)

  記者:楊院長您認為舉辦這樣的當代藝術展對學生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

  楊:傳統的教育方式是封閉的,但現在的社會是開放式,教育方法也應該隨之打開。我們這次做的這個當代展覽其實是代表一個態度——這是確實發生的、我們所關注的這個事情,從學業方面去研究,展示出來的其實就是一個態度,外面在發生什么,你不去關注,它也是存在著的。老師、學生、藝術家,大家聯合起來一起探討,對學生,對所有人都是影響重大的。

  記者:這就是所謂一種學習、借鑒,是一種展示、觀察的態度,不能回避,更不能漠視它的存在。

  楊:是的,你不能漠視它、逃避它,而且它在非常健康地、多樣化地發展著。

  記者:當代藝術還是小眾的,許多普通的藏家不太能夠接受,對老百姓來說是更是理解不了當代藝術存在的意義。在這樣的夾縫中怎樣才能使當代藝術可以健康地發展,確實是一個值得探討和研究的問題。

  楊:記得哲學家黑格爾說過:“存在即合理”,就是說,你要看現在我們關注哪兒,如果說我們關注傳統的東西,那么傳統的東西就很大;如果說現在年輕的或者其他藝術家關注的是當代,那么當代藝術就會占據很大的分量。就像我們學造型,透視原理,你貼的很近它就大,你遠它就小,當代藝術能否成為大眾,就要看你走得多近,看的角度不一樣,結果就不一樣。

DSC_0228.jpg

展覽現場

  記者:怎么才能很好地健康地發展?

  楊:如果有人去做那種不是很商業很市場的藝術,并且一直在堅持著,那么肯定有他的道理,也可以說他和當下的生活更加貼切,他的作品也更有價值。等以后你真正關注進去,就會發現他有他自己的市場。

  記者:對,存在即合理。

  楊:在傳統與現代之間他有非常廣闊的天空,一方面我們說傳統要回頭看,還有一方面是往前走,可能因為你離得還比較遠,看的比較模糊,但至少存在一個方位在,在所謂的前衛和傳統之間有非常廣闊的余地,有些藝術家他無法準確定位是當代還是傳統,他只是往某一邊靠而已。

  記者:這算是一種搏藝,一種融合。

  楊:對,是一種融合,還有就是文化生態、文化的角度不大一樣,看問題的方式也就不一樣。我們看東方研究伊斯蘭文化,我們研究出來的東西跟西方的東西不一樣。在西方來看,他屬于東方的伊斯蘭文化,不是他們的。東方的伊斯蘭文化有非常好的傳統、非常悠久的歷史,真正從人類學、從歷史學來說,他比我們已知的文明更早,比如說兩河流域。但這部分東方文化我們并沒有去認真研究。

DSC_0339.jpg

展覽現場

  記者:這是因為我們沒有以包容的心態來學習嗎?

  楊:對,這個就是所說的固步自封。我覺得學術和藝術也是這樣子的,從學院來說,不能個人以為這東西好我就要去研究,個人以為不好就不去關注。它至少是存在的,這就是道理。這么多年輕優秀的藝術家在努力創作,從學院角度再來關注這個,它作為一個現象,它存在著,你就要去學習去研究,所以從這個反面來說,我們做的這個展覽非常開放。

  記者:就像上海這個城市一樣,總是能夠最先接觸最前衛的一些東西,而且還能以一顆開放包容的心接受一些思想一些文化,這是比一些內陸城市更加優秀的地方。上大美院能以這樣的包容心態去做這么優秀的當代展覽,確實讓我們感到非常欽佩。

  楊:我們學院做的一些事兒,只能說是我們在做的這個展覽和其他學院做的有一點不同。展覽其實不是很大,但是我們確實在認真去做。

  記者:但是這個展覽的意義是很大的。

  楊:我們展覽的整個機制也是在做一種新的嘗試,希望能更科學一些。我們不是按照某個領導安排的去做展覽,而是要形成一個策展人機制,科學的、學術地去主持。策展人怎么產生呢?自薦還有舉薦。經由上?;蛘咧袊硞€優秀批評家舉薦,不過大部分還是通過大家自由報名。最后由學術委員會來定,而不是由行政領導來定。院行政班子授權給學術委員會,那么這個學術活動只要不違反原則性問題,行政就不能去干預。

DSC_0171.jpg

展覽現場

  記者:也就是說,這些藝術家是策展人選定的然后報告給學術委員會,進而挑選出來的?

  楊:對,策展人的藝術主題還有策展的方式控制在一定的范圍內,比如說經費、時間以及學術活動的整個周期的一些安排等。其實這個展覽是這次活動其中的一個,還有一個年末論壇,還有一系列圍繞展覽的學術講座,這是一年的展覽,這次展覽只是一個章程。

  記者:那明年活動的主題和展覽的內容,已經在策劃中了么?

  楊:我們一般是在開春準備,學術委員會在開春后第三周或第四周,負責把這件事定下來。

DSC_0165.jpg

展出作品

  記者:這樣一個活動持續下去的話會給學術界帶來很大的影響,有可能會帶動一種學風的形成。

  楊:我覺得有些事情不在于大小,而在于堅持。比如說我們這個活動,在年度上使它常態化,每年都去做,每年去關注一個新的焦點。以多方位的角度來研究這些現象。每年截取一個熱點,比如關注學院教育,關注設計等等。由學院委員會和策展人共同商定來確定這個主題。一旦定下來之后,策展人選取哪些藝術家的作品我們就絕對不能干涉了??赡苣硞€藝術家我不喜歡,但我們絕不會干涉策展人選取這個藝術家參展。

  記者:那就是說策展人的欣賞水準,他的視角直接決定著這個展覽的水準。

  楊:對,本次展覽的成功,這個展覽的高度就是李曉峰的高度。

  記者:那同時也代表學院的高度。

  楊:是的,學院在擬策展人上不會帶著行政眼光,我們希望這個學術展覽能夠完全學術化。比如去年,我就是作為一個參展藝術家來參加這個系列展的。

  記者:這三屆年度展覽都是李老師的策展的?

  楊:是的,我們本來是希望有更多的策展人參與進來,但是有很多條件限制,因為學院做事情和美術館不一樣,學校沒有整套的機制、整套的班子,需要借用,策展人自己沒錢的,他們外面策個展都有一定的活動經費,我們在這方面也受限制。

DSC_0144.jpg

展出作品

  記者:這個學術展覽活動經費是由學院來出資的?那其中的投入都用在什么地方?

  楊:這個投入主要用在畫冊還有二十場學術研討會。我們希望有充足的活動經費,這樣可以使條件更成熟一些,以便可以多請一些社會上的藝術家參與進來。去年跟今年這種年度展以后不能再做了,這完全是一種義務的活動,一直這樣會很累。今年學術委員會還是邀請了李曉峰來做,為什么呢?因為外面的評論家他不了解學院的情況,李老師他是史論系的老師,他很適合策展這個活動。做了這三年年度展以后,我們美院要在今年正式成立美術館。

  記者:就是把現在這個地方作為美術館?

  楊:是的,還有三樓。然后請李老師來做館長,這樣就有相應的人員、相應的場地來把這個活動變得常態化。我們還計劃再過一兩年,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在延長路再建一個新的校區,然后再建造美術館,計劃投入二十億,把美術、影視加在一起,建成教學與實踐相結合的這樣一個園區。計劃中新美術館要有兩萬平米,我們現在活動的運作,其實都是為將來做準備。

DSC_0163.jpg

展出作品

  記者:實際上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前期在慢慢地摸索當中慢慢形成成熟的機制,最后開花結果。我相信咱們美術學院美術館在您這樣一個非常開明、非常大度的領導的指導下肯定會發展的非常好。

  楊:沒有沒有,畢竟我們的第一職業是老師,最先考慮的還是教學問題。

  記者:因為您是從老師這個方向走過來的,最了解學生的一些需求,因此最先知道如何從學生從學院的角度去發展,這是很專業的角度。最可怕的其實是從行政機構出來的非專業人士來領導專業人士,那在具體策略的決定與執行上會遇到很多麻煩。

  楊:我們知道我們學院缺的是什么,有句話說得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們不請外人來做這個展覽,就是因為只有我們自己才知道我們需要什么,就像生什么病就要找什么醫生。行政化這種過渡管理其實是一種錯位,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完全起不到效果。做專業的他去搞行政,搞行政的以為可以把專業做好,結果完全達不到預期效果。

DSC_0167.jpg

展出作品

  記者:做領導以后,您創作時間就會相應減少很多,這個時間是怎么來分配的?

  楊:會少一些,因為行政上的很多事情需要去處理,我們學校對我還是比較寬容的,一般瑣碎的事物就不用我親自參與了。自己本身就是老師,是藝術家,跟其他老師平時就像朋友一樣,關于行政上的事大家商量著去做,真正專業的東西其實不應該是累的,反而是非常有意思的,就像李老師策劃的這個展覽一樣有意思的事情,誰都愿意參加,誰都愿意貢獻一份力量。就像愛,它是很累,需要責任需要承擔,但是你喜歡啊你愿意付出,感覺就很幸福。

  記者:就是因為喜歡,所以即便沒有錢,也愿意在學校策展這樣一場活動。

  楊:是的,學校就是給基本工資,但是策展活動需要額外高出很多工作量,包括這些藝術家來,也是沒有出場費的。但是朋友在一起策劃個活動聚一下非常開心,像華山論道一樣,這個就是策展的意義了。一些全國超級性的展覽其實是錯位了。

DSC_0161.jpg

展出作品

  記者:若是把利益作為展覽的根本,那是很乏味的。

  楊:一方面是利益,還有一方面是它沒有一個策展主題,單純得放在一起。

  你把芝士啊腐乳啊xo啊茅臺啊可樂啊混在一起,這根本就沒法喝,即使都是最好的東西,混合在一起也就糟糕了。哪怕我就青菜蘿卜豆腐也很好吃,干干凈凈的單純,一碗粥也可以,但他們揉在一起就很麻煩了,往往展覽大了以后就很難做到專業了。所以現在一般專業的專題性展覽、主體性展覽都會選取一個主題。

  記者:現在很提倡這些主題性的的展覽,有意思,大家也愿意去參與,而且從中能學習一些東西,能有助于指引他們發展方向。

  楊:是有一個指引作用,就像生活一樣,現在生活品質提高了,你需要什么風格,就會出現什么風格的設計師。你是白領,那設計師就會根據你的職業你的需求為你量身定做,簡單還是復雜跟錢多錢少沒關系,只要你喜歡,哪怕簡約的東西也會讓人流連。

  記者:有些東西本身很簡單,但是放在合適的地方就會體現出他的價值,那就大放異彩了。

  楊:所以就像是全國美展,展覽很大,擁有那么多資源。但是實在是不好看,不是作品不好,而是放大雜燴一樣沒有特點。

DSC_0169.jpg

展出作品

  記者:感覺像是東北的亂燉一樣

  楊:一般大學學院做的展覽確實就有這個問題,比如說我們第一年做的年度展,我們不知道我們要什么,但知道肯定不要什么,當時幾乎所有的老師都參加了,人人有份,這是共有體制學校的弊端。老師你參加了我沒參加怎么可以?你是教授我也是教授,張教授李教授誰能不讓他們參加?盡管大家知道這樣亂哄哄的沒什么結果,但是不參加就來問題了。斤斤計較的結果是非?;奶频?。后來我們就想我們能不能反過來,從結果來找過程,這個是專業的不能有干預,要有專家來策展,撇開行政部門的干預。這樣展覽才變得有意義起來。

2014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年度展——對話楊劍平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2014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年度展——對話楊劍平評論

最新圖文

友情鏈接
群賢藝術網屬咱導航廣州藝術品收藏書畫互動卓克藝術網字畫批發嘉德在線中國楷書網
六安房產網優體網Artisoo藝術網山東省博山正覺寺中國貿易新聞網中國文聯網雅昌藝術網藝術中國
合作機構
墨韻齋藝術網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書法家協會中國藝術家協會中國美術館
國家博物館藝術114故宮博物院中國國家畫院中國貿易報北京畫院
五分彩开奖结果 11选5全天计划 官方幸运飞艇 全天PK10冠军5码开奖 重庆欢乐生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