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开奖结果欢迎您的到來!

趙元任、胡適:二戰期間美國陸軍特訓班中的中國學者

2018-10-08 09:55:36  來源: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被日軍偷襲之后,太平洋戰爭爆發。在這期間,美國陸軍為了對外戰爭的需要,在哈佛、斯坦福、芝加哥等25所知名大學都開辦有“陸軍特別訓練班”課程,英文為Army Special Training Program(簡稱ASTP)。但是美國政府立即發現,國務院及軍方中真正懂漢語和中國問題的專家實在太少,一些高校中的年青美國漢學家,如哈佛大學的費正清、康乃爾大學的畢乃德、芝加哥大學的柯睿格等人, 還要集中到華盛頓為軍方收集、分析情報。于是,當時的許多中國留美學者開始在陸軍特訓班中承擔重要角色。比如,趙元任主持哈佛大學的特訓班工作,鄧嗣禹主持芝加哥大學特訓班工作,另外一些中外知名學者與漢學家,如胡適、費孝通、金岳霖等人,也參加了授課;周一良與夫人鄧懿、楊聯陞等人參加了助教工作。隨著這些學者傳記、回憶錄和日記的公開與出版,為我們還原了許多相關的歷史信息。

當時,美國在大學開設“陸軍特別訓練班”課程,其目的是要訓練將要被派到諸如中國、日本等地區任職的指揮軍官,教他們學習各國的語言,同時學習各國的歷史、地理與社會情形。此外,美國政府在哥倫比亞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設立海軍語言學校,在弗吉尼亞的夏洛特設立陸軍語言學校等。培訓的時間由6個星期至17個月不等。

太平洋戰爭前,美國許多大學的漢語教學內容,主要是為了培養漢學家而開設的古代漢語,注重古代漢語的閱讀和語法分析,忽視其在生活中的應用。很顯然,如果采用戰爭前各大學的漢語教學方法,將無法滿足戰爭需要。為此,那些承擔教學任務的中國學家們不得不改進漢語教學方法,他們嘗試對學員強化語言訓練,在教學中注重現代漢語的聽力與口語表達。接受過訓練的美國學生,就能被派到所學語言的區域去開展工作。

哈佛大學受美國陸軍委托,1943年開始舉辦中文、日文培訓班,趙元任先生當時負責主持中文訓練班的工作,主要助教是周一良的夫人鄧懿,正在讀博士學位的楊聯陞由于表現突出,而受到趙的特別賞識,在中文部二十余位助教中,特別為他申請了一個講師的職位。后來,楊聯陞還曾協助趙元任編寫過一本《國語入門》的通俗讀物。

關于楊聯陞在ASTP授課的經歷,1944年3月14日楊聯陞致胡適的信中說:“哈佛的海外政治學院遠東組在風雨飄搖之后,裁剩下了一百四十人(舊五十,新九十)。還夠忙一陣的。壞學生差不多都走了,以后大概可以教得快一點兒。”1946年4月,北大明確胡適出任校長之后,他曾很想和鄧嗣禹一同回北大任教。1946年4月5日,楊聯陞在寫給胡適的信中列出了自己的簡歷:1943—1944年曾任哈佛大學海外政治學校任講師,教課5學期。后來他還去了聯合國做過一陣子翻譯,然后哈佛又聘他回去任教,楊聯陞遂留在哈佛教中國史。自1948年起,他長期擔任《哈佛亞洲學報》中國部分的實際負責人和聯絡人,并長年撰寫書評。

周一良先生在他的回憶錄《畢竟是書生》一書中,也提到了他在哈佛陸軍特別訓練班的這段經歷。他說在1944年畢業前夕,因參加哈佛的

ASTP工作,推遲了論文的寫作。因為哈佛當時的日本學專家賴世和進入軍隊工作,負責ASTP日文班的葉理綏(Serge Elisséeff)便將在哈佛自己培養的弟子周一良,留校擔任日文班的助教。賴世和是一位廣受日本人敬重的學者,后來曾出任美國駐日本大使(1961—1966年)。

1943年10月中旬,應邀來哈佛講演的外聘中國學者是費孝通。邀請費孝通來演講的人是哈佛社會學家帕森斯(Talcott Parsons)。

當年,美國有一項稱為“國際教育和文化交流計劃”的援助項目,它始于1940年,最初只是針對拉美國家。珍珠港事件爆發后,美國加強了對中國抗戰的援助,首次在西半球之外增添了對華關系項目,邀請中國在教育、農業、工程、社會學等諸多領域的學術精英去美國進行學術交流。從1943年到1947年,中國共有26位有名望的知識分子,分四批應邀訪美。第一批的人員中,除了費孝通,還有金岳霖、蔡翹、劉乃誠、張其昀和蕭作梁等6人。

1942年11月,美國駐華大使高思代表美國國務院,在通知中國教育部的同時,正式向中國六所大學校長發出邀請函,請求他們各推薦一名教授赴美講學。1943年1月底,這6位人選最后確定:西南聯合大學哲學教授金岳霖,中央大學生理學教授蔡翹,武漢大學政治學教授劉乃誠, 浙江大學歷史地理學教授張其昀,云南大學社會學教授費孝通,四川大學政治學教授蕭作梁。這幾位都是各自領域的佼佼者;除了張其昀、蕭作梁外,其他4位都在國外受過教育,英語流利。其中金岳霖和蔡翹都曾長期留學美國,金于1920年獲得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蔡于1925年獲得芝加哥大學博士學位。劉乃誠和費孝通則是倫敦大學校友,分別于1930年和1938年獲得博士學位。在這6個人當中,年紀最輕的是費孝通,時年32歲。

1943年6月—1944年7月期間,費孝通在美國做了為期一年的學術訪問。當時費正清的夫人費慰梅任職于美國國務院文化關系司,負責費孝通的北美旅行。費正清作為高思大使的特別助理,也曾為推進此項目的實施做了大量工作。他在《費正清中國回憶錄》中記載道:“到1943年底,美國國務院文化關系司邀請6位教授前往美國,在我的督促下,哈佛燕京學社為6位教授每人贊助1000美元,其他8位教授每人500美元,共計1 萬美元。美國學術團體委員會也按同一方針組織了類似的援助活動。”

1943年6月,鄧嗣禹(右)在芝加哥大學接待第一批到美考察的著名學者費孝通(左)、金岳霖(中)

費孝通的主要留駐單位是哥倫比亞大學,他在哥大見到了社會史家魏特夫和人類學家林頓(Ralph Linton)。林頓讓自己的一位研究生幫助費孝通完成一部英文書稿。帕森斯當時實際負責哈佛SOA(海外管理學院,School for Overseas Administration)的事務,利用這個機會,邀請了費孝通和魏特夫去演講。

在這個學院的秋季課程表上列出了兩次費孝通和帕森斯一起上的課:10月11日費孝通和帕森斯一起上“中國的鄉村社會”;10月18日費孝通和帕森斯一起上“中國的鎮”。費孝通在哈佛期間,也和社會學系的教授們有所接觸,只有帕森斯對他比較熱情,其他人均比較傲慢和冷淡,這使得費孝通對哈佛社會學系感到十分失望。他在哈佛還接觸了遠東系、商學院的一些教授,但他在1943年10月21日寫給費慰梅信中抱怨說,哈佛漢學家們比較空虛和迷失于過去,而只有商學院的瑪約(Elton Mayo)和懷特黑德(T. North Whitehead)對他的研究很感興趣。他在遠東系接觸的漢學家應是魏魯南,魏不關心當代中國,甚至不通現代漢語。當時在哈佛求學的楊聯陞、周一良等人似乎和費沒有接觸,楊在給胡適的信里沒有提到費的來訪。

在接受漢語培訓的數千名美軍士兵中,日后最為學界所知的是明史專家牟復禮(Frederick W. Mote),他的中文名字取自《論語》中的“克己復禮”。牟復禮在他2010年出版的英文回憶錄China and the Vocation of Histor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中介紹,當時來哈佛ASTP遠東組做講座的校內學者包括帕森斯(Talcott Parsons)、沃德(Lauristan Ward)、華爾納

(Langdon Warner)、魏魯南(James Ware)、葉理綏,以及校外學者胡適、費孝通、魏特夫等人。他的中文班主講教授是趙元任,主要助教是周一良先生的夫人鄧懿,但他和擔任日文助教的周先生也有來往。牟復禮的ASTP經歷對他個人的職業發展有非常重要的影響。他后來作為美軍戰略服務處人員參與監督京津冀一帶日軍投降之事??箲鸾Y束后他進入金陵大學歷史系學習,后來在華盛頓大學獲得中國史博士學位,最終成為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的奠基人。

耶魯大學受美國陸軍委托,在1943年成立遠東語文研究院,創始人和第一任院長是金守拙(George Kennedy),采用的是拼音法教學, 所用的第一本教材Speak Chinese (中文口語)由金守拙、赫德曼(L. M. Hartman)編著,1944年由亨利·霍爾特(Henry Holt & Co.)出版社出版,留美學者房兆楹曾為該書撰寫過序言。之后又出版了練習會話的教材Chinese Dialogue(華語對話),整個耶魯大學漢語教材的系統便是以這兩本書為基礎發展下去的。

二戰期間,房兆楹受美國陸軍軍部之聘,在耶魯大學ASTP班教美國軍人學習漢語。他和美國學者霍克特(Charles F. Hockett)合作,在金守拙、赫德曼出版的《中文口語》的基礎上,將此書擴充到兩冊本的漢語口語教材,列入美國“陸軍部教育手冊”(War Department Education Manual),于1944—1945年在華盛頓出版。這個漢語口語課本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1976年、1980年再次印行。

芝加哥大學是較早接受美國陸軍委托,在大學開辦ASTP課程的學校,培訓時間從1942年8月開始,到1944年4月結束,比哈佛大學開辦的時間要早半年以上。芝大1942年下旬成立東方研究院,創始人和第一任院長是鄧嗣禹(兼任遠東圖書館館長)。在他的回憶文章《美國陸軍特訓班給予吾人學習西語的教訓》中(載筆者2014年出版的《家國萬里:鄧嗣禹的學術與人生》一書),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在芝加哥大學開辦的課程,當時稱為“中國語言文史特別訓練班”,由鄧嗣禹負責并兼任班主任工作,芝大的美國著名漢學家顧立雅(H. G. Creel)先生也曾參與授課。培訓的目的,是要求受過訓練的學員,了解中國的文化與習俗,能閱讀中文報紙,并能用中文演講,以便今后更好地開展工作。

顧立雅最初沒有被政府借用,而是留在芝大負責培訓項目,1943年他的授課內容結束后,他也來到華盛頓,作為中國問題專家服務于美軍情報部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之后才返回母校。

鄧嗣禹在回憶文章介紹,芝加哥大學的特訓班課程分為兩部分,一是語言學習課程,二是地域研究課程。語言學習課程每周上17小時的課,采用的教材由鄧嗣禹與顧立雅共同編寫,如《中文報刊歸納法》《中文報刊歸納法:翻譯與選擇練習》。有關口語方面的教材,也是采用鄧嗣禹自編的教材。在此基礎上,1947年他根據培訓班的教案,整理出版了《社交漢語與語法注解》(Conversation Chinese with Grammatical), 由楊聯陞撰寫序言。在此基礎上,1965年他又出版了《高級社交漢語》(Advanced Conversation Chinese)等書,在美國都成為暢銷書,并多次再版。據1980年來華參加“中美漢語作為外語教學學術討論會”的耶魯大學黃伯飛教授撰文介紹,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在80年代中期以前,所用口語教材都是采用鄧嗣禹的這套教材。

芝大特訓班講授的地域研究課程,當時每學期有10個小時。第一期學習地理,教師為芝大地理學系各教授所擔任,程序是先講遠東地理, 然后相當詳細地講中國地理;第二期講中國歷史,從北京猿人講起,到最近的時事為止。凡是中國文化、美術、政治哲學等內容皆需要講述。第三期講是有關中國社會組織活動內容,注重近百年來的情景,并增加討論課的內容。第四期是地域學習的課程,整合前三期所學內容為一體,請人類學專家將中國文化做綜合介紹。

除此之外,在這一年當中,他們每周還有兩小時的時間,學習歐洲歷史、地理與政治的內容,使學生不僅了解中國的知識,而且對于世界也有一個大致的了解。

本校的授課教師中,有用中文演講的,專門講中國風俗的內容;有談論時事的學者;還有介紹中國的舊劇作或書畫的學者。除去聽演講內容之外,學生必須看課外參考書,數量要求為每周約100頁。同時每月對學生有一次小考,每期有一次大考。

鄧嗣禹在回憶文章中,提及“一年中文訓練的成績,使金岳霖先生大為詫異”。受訓的學生儼然成為“中國通”。這是因為當時金岳霖也在芝大,并通過鄧嗣禹與ASTP班的學員有許多接觸。

1943年6月,金岳霖與費孝通、張其昀等6人集中到重慶辦理訪美護照,并參加了5天的集訓。在這期間,作為國民政府的最高領導,蔣介石曾會見并宴請了各位教授,并向教授們贈送了自己的像片,這對于6位教授都是莫大的榮譽。集訓后,他們由重慶飛往美國,作為期一年的訪問與講學。

8月5日—7日,來到美國兩個月之后,金岳霖與費孝通一行被邀請到芝加哥大學,參加了題為“不可征服的中國”的論壇,到會的有美國學者四十多人。6位華人教授從自己熟悉的領域,向聽眾演講與介紹了中國抗戰以來的情況,并與參加論壇的美國學者、學生展開討論。這些演講和討論文稿經過整理之后,結集為《來自不可征服中國的聲音》(Voices from Unoccupied China)一書,1944年由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出版。

金岳霖訪美期間,在哈佛大學、芝加哥大學均參加過學術交流活動,但在芝加哥大學停留的時間最長。在芝大東方研究院,他用英文完成了《道、自然與人》一書。金在書的序言中寫道:“無論這部著作是否值得撰寫或發表,它畢竟使我有機會感謝美國哈佛大學、感謝芝加哥大學,特別是感謝美國國務院。”可惜這本書當時沒有能在美國出版。

1943年,金岳霖還曾用英文撰寫China Philosophy (《中國哲學》) 一稿,作為為在華美軍講課的講稿,曾少量油印,1980年在《Social Science》(《中國社會科學》)創刊號首次刊出,后譯成中文在《哲學研究》1985年第9期發表。

1944年3月至4月,第四學期中國歷史文化課程,是由鄧嗣禹代表芝大,聘請胡適先生講授《中國思想史》課程十余日,時間安排是每日講演一次,每周有五次的時間,胡適也是芝大當時唯一的外聘學者。具體細節,我們可見胡適出發之前(1944年3月22日),寫給王重民的信函:“我二九日去芝加哥看看他們的藏書,順帶為鄧嗣禹的兵官學校作六個演講。四月十三日可東歸。”胡適在信中所指的“兵官學校”,即是芝加哥大學當時開設的ASTP“中國語言文史特別訓練班”。胡適演講的具體時間,可界定為1943年3月29日—4月13日。這段經歷目前在《胡適全集》《胡適年譜》中均屬于被遺漏的內容。

這期間,胡適居住在芝大的教職員俱樂部,業余時間他喜歡有人陪同他聊天,而且古今中外無所不談。胡適之前曾長期在北大任教,1938—1942年期間又出任過戰時中華民國駐美國大使,所以關于民國初年的事,他知道幕后背景與個人底細,這些內容在普通書中是不易看到的。胡適口才相當好,他可以從早談到晚,而且滔滔不絕、娓娓動聽,所講的故事大多使人久聞不厭,畢生難忘。后來,胡適在收到講課費的支票后,曾回信表示感謝,并多次稱鄧嗣禹為“鄧老板”。1946年6 月,胡適受聘為北大校長后,聘請鄧嗣禹擔任北大歷史系教授,講授中國近代史。鄧嗣禹于7月到中國湖南,回老家省親之后,8月中旬赴北大歷史系就任。

鄧嗣禹在回憶文章中,還提及“楊振聲先生看見我的學生給我寫的中文信,使印度的檢查者看不出他的雙關語的牢騷,致楊先生說他們的中文有中國初中畢業生的程度”。鄧嗣禹在回憶文章中感慨道:“學一年中文,他們能會話,能演講,能口譯,能筆譯,能看淺近的書報,能寫簡單的書信,總算是不錯了?;叵胛覀儗W英文甚至學中文進步的遲慢,真是有天淵之別。”

當時,任職于西南聯大中文系的楊振聲教授,是由美國國務院邀請的第二批6人訪問學者之一。楊振聲(1890—1956)北京大學國文系畢業,1918年與進步同學組織新潮社,創辦《新潮》雜志,任編輯部書記。1919年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獲博士學位。歷任武昌大學、北京大學、燕京大學、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清華大學教務長、文學院院長兼中文系教授,1930年任青島大學校長。1938年任西南聯合大學常務委員會委員兼秘書長、中文系教授。

1944年7月,楊振聲隨同廈門大學的薩本棟、南開大學的陳序經、嶺南大學容啟東、中央研究院的汪敬熙、金陵大學的陳裕光等6人,前往美國哈佛大學、芝加哥大學等大學演講與訪學。當楊振聲來到芝加哥大學時,芝大ASTP班的學員已經結束課程,奔赴中國抗日戰場。他們并沒有忘記在芝大的師生情誼,時常用中文寫信給鄧嗣禹,匯報他們在當地工作、生活的各種情況。

(本文摘自彭靖著《塵封的歷史——漢學先驅鄧嗣禹和他的師友們》,壹嘉出版,2018年。澎湃新聞經授權發布。) 

 

趙元任、胡適:二戰期間美國陸軍特訓班中的中國學者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趙元任、胡適:二戰期間美國陸軍特訓班中的中國學者評論

最新圖文

友情鏈接
群賢藝術網屬咱導航廣州藝術品收藏書畫互動卓克藝術網嘉德在線中國楷書網優體網
Artisoo藝術網山東省博山正覺寺任欽功官網中國貿易新聞網中國文聯網雅昌藝術網藝術中國99藝術網
合作機構
墨韻齋藝術網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書法家協會中國藝術家協會中國美術館
國家博物館藝術114故宮博物院中國國家畫院中國貿易報北京畫院
五分彩开奖结果 11选5全天计划 官方幸运飞艇 全天PK10冠军5码开奖 重庆欢乐生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