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开奖结果欢迎您的到來!

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展

2012-07-30 14:11:09

     
 
   
由中國國家畫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上海市美術家協會、上海美術館聯合主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展” 將于7月26日上午10時在中國國家畫院美術館開幕展期為7月26日——31日 8月7日下午3時在上海美術館開幕,展期為8月7日——15日。 中國帛畫是中華民族的瑰寶?,F代帛畫開拓者穆益林為之潛心研究30年,開創新路、拓展技法,創造出有強烈色變效果的現代帛畫,為繼承、發展中國帛畫起到了領航作用。本次展覽是關注中國帛畫現狀和發展的各界人士期盼已久的展覽,是藝術界探討、研究中國畫發展方向的一次盛會。穆益林先生將把30年的創作成果首次向社會作系統展示,人們在欣賞絢麗異彩的同時,會為古老的中國帛畫在今日重鑄輝煌而感到驕傲。 重展輝煌——穆益林現代帛畫的拓展性 (馬鴻增) 品讀穆益林的帛畫作品,有一種既熟悉又陌生、既似曾相識又變幻莫測的審美感受。作品材質和內在詩情誠然與傳統一脈相承,但色彩語言和結構方式卻充滿新意與現代意味。繼而閱讀相關資料及他本人言論,油然而生主題詞“重展輝煌”——這既是他近三十年研究和探索復興古老帛畫藝術的動力,也標示著他一步步拓展前行的足跡。 穆益林的拓展性主要表現在三方面。 其一,復興中國帛畫藝術的深層思考。 穆益林對帛畫藝術的鐘情,不是功利驅使的權宜之計,而是深思熟慮后的畢生抉擇。他于1966年畢業于名家云集的上海美專,1979年創作的宣紙水墨畫《臺風季節》就與陸儼少作品同獲上海美術大展一等獎,可謂春風得意。但到1983年,他意外發現了絲帛畫的特殊視覺效果,萌生極大興趣,從此一發而不可收。這一看似偶然性的人生選擇,其實蘊含著他秉賦中創造性思維的必然性。 絲帛與紙張,是中國畫的兩種主要材質載體。帛畫的產生已有三千年歷史,早于紙畫一千五百年,留下了大量色彩輝煌而品格典雅的杰作。東周楚國帛畫、西漢馬王堆帛畫、東晉顧愷之《洛神賦圖》、唐代李思訓《江帆樓閣圖》、周昉《簪花仕女圖》、南唐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宋代王希孟《千里江山圖》等堪稱瑰寶。而始于唐,盛于元、明、清的紙本作品,則以水暈墨彰為主要特色?!暗で唷迸c“水墨”,兩種語系由此而明朗。元以后紙本文人畫居主流地位,眾多畫家舍帛從紙。千余年來紙本水墨畫多創高峰,丹青帛畫則日漸式微,即使有人偶爾為之,也是多依從紙本水墨語系,失去了丹青本色。近現代有些畫家在宣紙上從事色彩探索,取得相當成就,但不可能達到如帛畫般震撼而強烈的效果。 帛畫與紙畫,各有優長,不應讓中國畫傳統中的重要一脈失去傳承。正是出于這樣的認識,穆益林樹立了“光復帛畫,使中國帛畫這一古老的文明結晶煥發青春”的堅定信念。他不僅發掘出傳統帛畫一套完整獨特的技法系統,而且發現了絲帛的透疊性、折光性和色彩高飽和度等特點,使現代帛畫創作產生了特異的審美價值。 其二,發揮絲帛特性拓展藝術語言。 穆益林在深入了解各種絲帛材料不同特性的基礎上,細心揣摩,反復試驗,充分利用其通透性、滲化性、可折疊性、可洗可磨性、堅韌性和牢固性,而且不同視角可以產生不同折光效果等特點,大膽進行新的語言探索。在色彩的復蓋和運筆過程中,層次更繁復,色彩更飽和,筆力更強健,更具審美張力。加上光怪陸離、神奇斑駁的藝術效果,更增加了現代意味。在他的帛畫作品中,既有傳統工筆畫的精致,也有潑彩寫意畫的空靈;既有傳統的隨類賦彩,也有西方印象派的光色變化;既有文人畫的逸情雅趣,也有民間藝術的激情夸張。 中國畫的色彩學,至今尚未完成自律性體系的建構,遠不如水墨體系之豐富深入。如何充分發揮具有中國特色的色彩本身的情感性、音樂性和象征性,有著廣闊的探索空間。穆益林對帛畫色彩語言的種種嘗試,是有益于推動這一進程的。 其三,在求索中拓展詩韻境界。 穆益林努力拓展帛畫的表現力和生命力,根據不同情緒感受采用不同的藝術方法,嘗試具象、意象、抽象等各種表現手法。在章法上突破傳統模式,融入了聚焦特寫、解構重組、交疊切割等新理念,形成新的視覺圖式,但內在精神意蘊依然不乏中國民族的詩性追求?!对∠蟆废盗歇q如激情、祥和、熱烈的民俗歡歌;《天涯客》系列白鶴與光色的種種組合,浸透出優雅、簡淡、清逸的詩情;《荷塘印象》系列又是一番氣象,或清新,或傲霜,或幽沉;《天地皆詩》系列是山水和云氣的奇妙組合,在強烈的節奏對比中,形成豐富的韻律,富麗迷幻而又沉著從容。曾有一種審美偏見,以為水墨必雅,色彩必俗。其實關鍵在于格調,格調高低直接反映著畫家主體的人格涵養、審美水平和藝術表現能力。從古至今,絢彩而不失雅者、水墨而失于俗者,都不在少數。 穆益林已年近古稀,依然具有清醒的自我認知,自謂現在才真正進入個人風格成熟時期。他將放開膽略,錘煉語言,力求進一步完善。有此等心境,必能拓展出更加完美的現代帛畫藝術境界。 2012年4月上旬于北京東城 (作者為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原副主任,江蘇省美術館研究員、原副館長) 開拓帛畫的創新之路——穆益林的藝術成就 (邵大箴) 帛畫是我國古老的畫種,有三千余年的歷史。在平面的真絲織品絹、紡、紗、綢、綾上繪制圖畫,有其獨特的技巧和特殊的藝術表現力,但后來因紙質繪畫的出現而逐漸衰落,以至使有些人產生誤解,以為中國畫的傳統僅紙上繪畫一宗。傳世帛畫年代最早的,是在湖南長沙出土的戰國時期楚墓帛畫三幅。上亇世紀七十年代在湖南、山東等地的漢墓中,又陸續發現帛畫,引起國內外學術界的關注并引起人們廣泛的興趣。除了學者們從藝術史的角度進行考察外,一些有志于發掘帛畫傳統并使之發揚光大的畫家,也開始投入精力研究這種幾乎失傳的繪畫品種,而其中穆益林近三十年來矢志不渝的努力和在現代帛畫創作上取得的杰出成果,尤其值得我們欽佩和贊賞。 穆益林于1966年以優異成績畢業于上海美術學科學校,得到了吳大羽、顏文樑、張充仁、程十發、江寒汀、鄭慕康、應野平等名師的指導和熏陶,系統地掌握了繪畫的基本功和學習了繪畫色彩方面的專業知識,并在中國畫創作上取得了可喜的成績。1979年,他創作的《臺風季節》與著名畫家陸儼少同時獲上海美術大展一等獎,受到業界的好評。但基于對如何在藝術上獨辟蹊徑的思考,他有意放棄他熟悉的繪畫媒材和表現方法,以尋找新的可能。1983年一次偶然的機會給他以藝術靈感,當他將絹蒙上一幅損壞的畫作拷貝時,絹上產生的虛虛實實、變幻莫測的藝術效果,給予他以強烈的印象,驅使他對絲織品材質的特殊功能產生濃厚興趣,從此走上帛畫研究和創作之路。他發現,古代繪制帛畫早有完整的技法系統,純熟地運用了勾、染、皴、擦、渹、渲、背襯等技法;他認識到,絲綢的透疊性、折光性以及色彩的飽和度等特點,“能使帛畫獨具非凡的審美價值,一種全然不同于宣紙水墨作畫的審美價值?!? 穆益林的藝術成就遠不在對古代帛畫技法的硏究上,而主要表現于他的帛畫創新探索成果。他深知,古老帛畫技法的復興,必須結合新的藝術實踐,做“以古開今”的努力,方能達到應有的社會影響。他從熟悉帛畫質材、技能特性入手,不斷發掘新的輔助性材料,嘗試不同顏料混合使用或前后配合使用的方法,深入探索帛的正反兩面采用不同顏色、不同形象,以相互折疊的形式進行創作,使帛畫隨著觀賞者的不同角度和光源的變化,顯示出畫面變化無窮的奇異色彩和帛的肌理色澤。在此基礎上,他進一步從題材、技法品種和和表現語言方面拓展帛畫的表現范疇,使之不僅能自如地采用工筆、寫意、沒骨等方法描寫人物、花鳥、山水,更從現代審美意識出發,廣泛地從其它民族傳統藝術、西方現代藝術和民間藝術中吸收營養,并發揮藝術創造中應有的潛意識功能,在縝密構思的“有意”和偶然效果的“無意”之間,在具像、抽象、意象語言的交錯運用中,馳騁自己的才能,享受藝術探索的無限樂趣,創造出不少以色彩飽和度為特點的、富有強烈藝術表現力的現代帛畫佳作,如《鬧元宵》、《元宵印象》、《天涯客》、《天地皆詩系列》等。 穆益林以自己帛畫創作的卓越成就,向人們展示了這一古老畫種的現代生命力和未來的光明遠景,但他不會就此止步,他正在繼續不斷完善自己的創作方法和在推廣帛畫藝術方面做出努力。他在這一領域將取得更大成功,我們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作者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理論委員會名譽主任 ) 隨著穆益林帛畫越來越受到藝術界、收藏界人士的關注和受眾的喜愛,穆益林先生在多種媒體上被稱為現代帛畫的開拓者、先行者和領航者,幾乎所有的評論文章都提到了“現代”這個詞。我想就“現代”著手,來分析滲透于穆益林帛畫中的“現代”屬性,顯然我這里提的“現代”是指藝術史上的“現代派”。 出發:兩次偶然的發現 穆益林先生畢業于上海美術??茖W校大學部。學習期間,他接受了吳大羽、顏文樑、張充仁、程十發、江寒汀等藝術大家的熏陶或親授。在這樣的一個大家云集、睿智逬發的學府里學習,給予他更多的是一種創造精神的感染。1979年,穆益林的一件國畫作品《臺風季節》獲得上海美術大展一等獎,同獲此展一等獎的還有藝術大師陸儼少。這對他來說是莫大的榮譽和鼓舞。 1983年的一天,穆益林在把絹蒙在一幅損壞的畫上準備拷貝時,突然發現絹上顯現的那種虛虛實實、若隱若現的效果十分奇妙,于是想到何不以絲織品作為繪畫材料來進行創作呢。這一次偶然的發現,從此使他走上了帛畫創作的藝術道路。不過剛開始在帛上作畫時,他只是沿用了傳統工筆畫的表現技法,這從他作于1986年的《家庭教師》中可以明顯感覺到這一點。益林用精煉流暢的線條作勾勒,又用嫻熟的渲染技巧描繪了一位穿著雨披的年輕女教師在密密的細雨中走來,雨披上折射出一片晶瑩的白色光澤,并帶有一種透明感。從畫面色彩的高飽和度上已經初步顯示出帛畫的某些特性和長處。 1993年,又是一次無意中的發現,為益林在帛畫創作上的進展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有一天,他在公交車上看到女孩圍在脖子上的彩色絲巾因折疊而產生出豐富的色彩變化,從不同的角度看過去還會顯現出不同的色彩效果。原來絲質物的厚薄、層數不同,對光的折射效果也會不同。這一發現促使他研究起絲織品的成份和質地來,從而發現絲織品的經緯粗細、疏密對于色彩的反射和折光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他與幾位在絲綢印染廠工作的畫友接觸中,又發現印染顏料具有透明度高,不易褪色,不怕水洗等性能,于是又采用印染顏料來作畫。他充分利用絲質材料的通透性和印染顏料的滲透性,在正反兩面上作畫,在絹帛的背面用中國畫礦物質顏料來襯托正面用印染顏料畫的圖像,既互不干擾,又能形成畫面的多層次感,視覺效果十分豐富,恰似那天他看到圍在女孩脖子上的絲巾在重疊中呈現的美感。他用此法繪成了《夕陽》、《天涯客》等作品,令人耳目一新。穆益林先生作于1996年的《鬧元宵》可以說是他在這一階段中對帛畫研究與實踐的一個綜合性的成果。我記得當時在畫展上看到這幅畫時給我留下的深刻印象,畫面色彩鮮艷奪目,過年的熱鬧氣氛躍然其上。 如果說穆益林的第一次偶然發現,只是改變了他作畫的材料,那么他的第二次發現則是改變了他的作畫方法,繼而改變了他的作品面貌。畢加索有句名言,叫做“我不探索,我要發現?!比绱丝磥戆l現是第一位的,只有發現,才會有創造。穆益林先生抓住了兩次偶然的發現,走出了他在帛畫藝術上的現代發展之路。 行進中:現代主義像隨身的影子 取帛舍紙,是穆益林帛畫現代性的第一個特征。取帛舍紙,看似只是一個對畫材選擇的改變,實際上畫材的改變即意味著藝術創作手法的改變,隨之還可能引發到藝術觀念的改變和藝術走向改變?,F代藝術在打開新的創作途徑上,對新材料的發現、發掘和使用便是一個重要的方面,如勃拉克、畢加索在20世紀初創造的“拼貼畫”便是一例,這與后來產生的波普藝術、裝置藝術不無關系。我在前面講到的那幅《家庭教師》,穆益林在畫中特地題記“此乃小紡代紙”,說明畫家十分在意在新畫材上作畫的實驗性效果。所謂“小紡”,即是洋紡,是一種比絹還要來得松、柔、細一些的絲織物。但是益林在這幅畫上運用的技法還是停留在傳統工筆畫上,并沒有充分發揮出新材料的性能特點。換句話說,這件作品雖然畫得很美,但是作品的面貌改變不大。原因在于畫材改變了,而創作手法沒有跟上。穆益林后來研究起各種絲織品,如絹、紡、紗、綢、綾等的特性,發現絲織品的不同支數對顏料的顯現和折光也會有所不同。為了獲得理想的藝術效果,他還自己動手對經過繪畫的絲織材料再作烘、洗等處理。每當畫中顯現出意想不到的藝術效果時,他總是感到異常的興奮,那心情如同陶藝家在作品出窯時對釉色的窯變充滿期待一樣。最近,我有幸欣賞了益林作于2010年的《天地皆詩卷三十六·云瑞圖》,這幅八尺整張的山水畫一展開便滿目生輝,只見畫中千峰聳立,云繞山巒,紅橙色的山峰在下部藍紫色的近景襯托下顯得格外絢麗璀璨。當將視線稍稍改變角度,圖中的山巒立即染上了一片金色,甚為奇特。穆益林帛畫的這種折光變色效果將會給觀眾帶來一種全新的視覺享受。 透疊法是穆益林在帛畫中運用得最為廣泛,也是最為熟練的一種表現手法,甚至可以說是他的帛畫藝術的符號。在傳統的繪畫語言中,重疊的圖式是對圖中形象的主、次關系的一種表達。而透明性使傳統意義上的主與次的等級關系被打破了。美國藝術評論家魯道夫·阿恩海姆認為:“在傳統的等級排列中,總是有一個完整無缺的單位處于前面,另一個殘缺不全的單位處于后面。而在現代派藝術中,情況就不同了,這兩個單位看上去似乎是完整的,又似乎是殘缺的,既好像是位于前面,又好像是位于后面,從中無法得知究竟是哪一個為主和哪一個為副的印象?!@種相互貫穿和相互滲透的現象大大破壞了物體的立體感?!@種透明的形象可以給人造成一種懷疑,也就是說讓人看了之后懷疑這個形象是人的精神產生出來的,而不是物質本身固有的,懷疑這種現實僅僅不過是一種虛幻?!保ㄕ浴端囆g與視知覺》)透疊法可以說是由新材料帶來的新技法,其平面性和虛幻性是現代藝術的典型特征。益林在《天涯客》系列和《荷塘印象》系列中,將透疊法發揮得淋漓盡致,交錯重疊的丹頂鶴或翩翩起舞,或昂頸高歌,虛幻的圖像里充滿了詩情畫意。而滿塘的荷花層層疊疊,在天光水色之間漂浮,線與面奏起的是一支支幽靜的小夜曲。 現代藝術就像路燈下穆益林的身影,或前或后地緊隨著他。在《元宵印象》系列、《過大年》系列作品中,似是而非、模棱兩可的抽象圖形與具有象征性的色彩合伙著表現激烈的節奏和營造濃烈的節日氣氛,而在抽象畫面中穿插的富有中國元素的圖案花紋和文字,又把作品的表現主題凸顯了出來。在《春澗云歸》中,涌動著康定斯基的激情;在《荷塘印象》里,透露著米羅繪畫中的天真與童趣,而在《荷塘印象·風荷》中又能感覺到畫家對光效應繪畫作出的回響。即使在描繪中國山水的作品中,益林竟也能夠將有著當代性的卡通趣味融入畫中。為此,我不得不對益林在藝術上的博聞多識感到由衷的欽佩。 回望:腳步仍在向前 帛畫,是一種繪在絲織物上的圖畫。目前現存最早的帛畫產生于2000多年前戰國時期楚墓中的《龍鳳仕女圖》和《人物御龍圖》等,堪稱是中國古代繪畫的源頭。出土于馬王堆的西漢時期的帛畫“非衣”,證明了中國帛畫早在二千多年前就已經達到了極高的藝術水準。穆益林打比喻說:“如果把中國畫的歷史比作一條奔流的長河,3000多年的中國畫從源頭到中游,一半以上都屬于帛畫的歷史;一半以下出現的一個支流便是以宣紙為材質的中國畫?!痹诠糯暶@赫的帛畫,如今卻幾乎被人們遺忘了。穆益林認為,要讓更多的人認識帛畫,了解帛畫,喜愛帛畫,不能只是到博物館里去欣賞,帛畫需要傳承,帛畫需要復活。穆益林先生在長達30年的時間中,以一種藝術創作的方式來對帛畫進行研究和傳承,以鮮明的現代性來賦予帛畫藝術新的生命。他說,從年輕小伙子到現在年近七旬的老者,可以說他自己的青春貢獻給了古老的帛畫藝術,為此放棄了許多,包括名和利,也由此換來了帛畫藝術的青春,這值得。穆益林先生以他的新帛畫向世人證明了帛畫藝術在現時代的社會生活中可以有更大的作為和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2012年5月于上海雅仕軒 (作者為上海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 穆益林帛畫的現代屬性-----朱國榮

主辦單位:中國國家畫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上海市美術家協會、上海美術館

展覽時間:2012-07-26到2012-08-15

參展人員:

展覽城市:東城區

展覽地址:中國國家畫院 上海美術館

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展評論

最新圖文

友情鏈接
群賢藝術網屬咱導航廣州藝術品收藏書畫互動卓克藝術網字畫批發嘉德在線中國楷書網
六安房產網優體網Artisoo藝術網山東省博山正覺寺中國貿易新聞網中國文聯網雅昌藝術網藝術中國
合作機構
墨韻齋藝術網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書法家協會中國藝術家協會中國美術館
國家博物館藝術114故宮博物院中國國家畫院中國貿易報北京畫院
五分彩开奖结果 11选5全天计划 官方幸运飞艇 全天PK10冠军5码开奖 重庆欢乐生肖平台